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燃气表 >

中国斡旋乌克兰危机的努力备受瞩目

发布日期:2022-03-21 12:42   来源:未知   阅读:

  在俄乌冲突持续、国际社会压力倍增之时,中美两国领导人周五进行了视频通话,讨论大国应发挥怎样的作用。近期,国际知名媒体《外交学人》两次刊发丹麦国际问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江洋有关中国与乌克兰危机的署名文章,着重探讨了中国参与斡旋乌克兰危机、推动和平进程等国际热点话题。江洋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在乌克兰危机中一直努力发挥负责任大国的作用,积极参与斡旋,备受关注;而中国以往在国际冲突中进行外交调解的努力和经验则为其参与乌克兰局势的斡旋提供了先例。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何塞·博雷利近期表示,只有中国才可以调停俄乌冲突。一些国际问题学者也提出中国可作的贡献,包括召开紧急G20峰会、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支持乌克兰重建等,引发国际社会热议。

  江洋认为,中国在乌克兰危机中一直扮演着负责任的大国角色,中国参与斡旋此次危机的努力令人瞩目。在俄乌爆发军事冲突之前,中国主张以2015年的《明斯克协议II》及法国、德国、俄罗斯、乌克兰参与的“诺曼底模式”为基础进行谈判。在紧张局势升级为军事冲突后,中国呼吁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进行直接对线日,普京在与中国国家主席习通电话时,同意与乌克兰举行高级别会谈。这是中国在乌克兰危机爆发后发挥建设性作用的例证。习主席、王毅外长与俄罗斯、乌克兰和欧洲领导人通话的密度是少见的,在近期或许只有新冠肺炎疫情的处理可以相提并论。

  江洋称,中国对这场冲突的立场一直是主张和平反对战争,强调从事情本身是非曲直作判断,主张尊重各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各方合理安全关切都应得到解决。中方强调,乌克兰局势并非中方所愿,包括乌克兰在内的所有国家主权都应该得到尊重。中方为乌克兰成为大国竞争的战场感到痛惜,并已提出关于乌克兰人道主义局势的六点倡议,已经表示将进一步向乌克兰和受影响的其他国家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与此同时,中国批评美国使冲突升级的一些做法,认为为了解决乌克兰问题,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必须放弃冷战思维。中国外长王毅对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表示,中国鼓励美国、北约、欧盟和俄罗斯进行平等对话。“解铃还须系铃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这句话很好地解释了这一立场。

  江洋在文章中写道,中国对俄罗斯的安全关切表示理解,并希望欧洲能建立一个平衡、有效、可持续的新安全机制,该机制有利于欧洲战略独立,并可长期解决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多方安全担忧。江洋认为,中国在俄乌冲突中前所未有的积极斡旋表明,中国在努力阻止乌克兰战争持续升级,以避免牺牲更多的平民生命并维护全球经济稳定与世界和平。

  江洋认为,中国在国际事务中一直遵循负责任大国原则,近年来不乏斡旋国际冲突的先例。自2003年达尔富尔战争以来,特别是自2011年利比亚危机爆发以来,中国在国际冲突调解方面发挥了越来越大的作用。

  根据中国以往在调停国际冲突方面的主要做法和成效,江洋认为中国式斡旋主要有三种方式:

  第一,在联合国提出解决冲突的方案或路线图。虽然中国的斡旋方式主要是推动冲突各方对话并停止军事行动,但中国过去也提出过和平解决冲突的路线图或草案。例如,为应对2021年巴以冲突升级,时任安理会轮值主席国的中国主张停火、人道主义援助、联合国安理会行动以及“两国方案”。国际冲突当事方关于解决问题的谈判往往会在条款执行层面上陷入僵局,一个由对双方都“友好”的国家组成的联合特别工作组,并得到联合国的授权,可以使监督机制更具中立性和可信性。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派出维和人员最多的国家,也是联合国维和行动第二大出资国。1990年以来,中国在联合国维和行动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受到国际社会信任。

  第二,派遣特使推动和平谈判。中国有过向冲突地区派遣特使的经验。2013年,南苏丹爆发暴力冲突,中国派遣特使前往该国。2016年,当伊朗和沙特之间的紧张局势升级时,中国向两国派遣了一名特使。2022年1月,中国宣布将任命一名非洲之角事务特使,帮助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苏丹和索马里等国爆发冲突的地区实现和平与发展。

  第三,推动在联合国安理会紧急会议上进行会谈。在以往的冲突调解中,中国始终坚持联合国在解决国际冲突方面的协调立场,认为安理会是处理事关世界和平问题的终极国际机制。

  俄乌战争开始后,国际上不断出现质疑声音,认为中国表面上中立,实际上却通过拒绝制裁并加强经济合作等方式在支持俄罗斯作战。对此,江洋认为反对单边经济制裁是中国一贯的做法,此次也不太可能例外;至于中俄经济合作对战争的影响,是被人为夸大了。

  江洋分析,短期内中国能够提供给俄罗斯的经济支持是有限的,对其军事行动所需资源影响不大。俄主要出口石油、天然气和粮食,而西方在很大程度上免除了对这些产品的制裁。她进一步明确指出,中国无法弥补西方制裁对俄罗斯造成的亏损。中俄虽是重要经济伙伴,但却是经合组织中的欧洲国家进口了俄罗斯48%的石油和72%的天然气(以2020年为例)。目前,欧洲并没有遵守美国对俄石油和天然气的禁令,即使欧洲遵守了,中国也不会是唯一的或最大的买家,对俄罗斯的经济影响力并不像一些舆论认为的那样。

  从宏观上看,乌克兰冲突升级或延长将给国际资本市场、供应链和全球经济带来混乱。江洋认为,当前中国正处在经济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新冠肺炎疫情后中国经济急需复苏,目前这种混乱局势是中方不愿看到的。一方面,美国和欧盟是中国最重要的市场和投资者,欧盟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将努力同欧盟及其成员国保持正常关系。中国仍然希望欧洲成为正在形成中的多极世界中的一极,在战略上更加独立。另一方面,俄乌冲突可能会使中国对当前世界秩序的战略判断更加坚定,认为当前世界秩序的特点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决心维护其主导地位,而中国将在不利的国际环境中努力加强自身建设。

  江洋最后表示,中美领导人的视频对话显示了俄乌冲突对大国关系、全球格局的影响,同时也反映了两方对俄乌冲突的立场和态度。中国积极的斡旋调停将给俄乌冲突的解决带来正能量,给新时期国际关系参与者作出表率,并且给全球和平和经济复苏带来新的希望。